曹氏提琴 | 培养国际标准的 18 岁小提琴手,如何安排教学曲目?

2018-08-16
Simon Fischer

培养国际标准的 18 岁小提琴手,如何安排教学曲目?




文 / Simon Fischer 译 / 赵霞




这是一份来自美国伊斯曼音乐图书馆的资料,作者是英国小提琴教育家 Simon Fischer,内容是关于教学曲目的安排。当我看到这篇文章时,深感对于小提琴教学意义之重大。特请赵霞女士进行了文章翻译,呈现给大家。



李泽宇




从难到易说曲目


为了更清晰地展示他们所接受的训练,我会以倒推的叙述方式,把他们要学习的曲目详细列出来。这样会让大家知道,从 11 岁到 17 岁这么长的阶段,这些曲目一步一步的进阶次序。之后我会简要地说一下教学技巧,或者说哪些教学技巧在英国总是被忽视。这些曲目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因为个体独特性的存在,所以要因材施教。但是我确定多萝西·迪蕾——包括过去和现在的一些大师——加拉米安、利奥波德·奥尔、卡尔·弗莱什、马克斯·罗斯塔尔还有另一些非常重要的老师都是按照这个曲目单适当增减来教学的。




少年帕尔曼演奏维尼亚夫斯基的小提琴协奏曲




从后往前说这些曲目,勃拉姆斯的协奏曲应该是最后教的。柴可夫斯基和西贝柳斯的协奏曲应该放在勃拉姆斯之前。勃拉姆斯及后面这两位的协奏曲学好了,就能让帕格尼尼第一首的曲子学起来容易点。(多萝西·迪蕾说:“如果你能拉帕格尼尼,那你什么都能拉了。”)在帕格尼尼之前,维厄当的第四、第五协奏曲都应该学习,还有维尼亚夫斯基的升 f 小调第一协奏曲(有些人认为这首是最难的协奏曲)也应尽可能地学习。在学习这些之前,应该学习维尼亚夫斯基的《第二首协奏曲》和圣桑的《b 小调第三协奏曲》。这两首曲子也是学习门德尔松的协奏曲的必备(在英国,门德尔松总是在很早就学,但是,如果在维尼亚夫斯基和圣桑的曲子中的技术问题得到解决之后,再学门德尔松的话,会容易很多。)。



加拉米安



加拉米安的学生,在学习以上协奏曲之前,都必须学习布鲁赫的《苏格兰幻想曲》、拉罗的《西班牙交响曲》、和 Conus 的协奏曲(这位在英国不知名)、布鲁赫的《d 小调第二协奏曲》,莫扎特的两部协奏曲(第四、第五协奏曲)也是在这个阶段学习。在这些曲目之前,应该练过布鲁赫的 g 小调协奏曲,这之前要学习罗德、斯波尔、海顿、维奥蒂、贝里奥诸如此类的作曲家的作品,还有巴赫的协奏曲和较简单的莫扎特(第二、第三)。


其他的协奏曲,例如舒曼、德沃夏克、埃尔加、巴托克、普罗科菲耶夫、格拉祖诺夫和其他一些作曲家的作品,也可以适当增补进来或者作为替代练习。然而这些曲子只是作为小品练习而不能作为阶梯式的一步一步按部就班的练习曲目,也最好在柴可夫斯基、西贝柳斯之类的协奏曲之后练习。在美国,贝多芬的协奏曲最后才教。



但是最近迪蕾告诉我,她已经有点改变这一观点,会早点让学生涉足贝多芬的曲子。为什么要练习这么多的协奏曲?为什么加拉米安很少教学生奏鸣曲?因为如果协奏曲都练得了,特别是浪漫主义时期的协奏曲,那么你就可以拉任何东西了,而且重要的奏鸣曲学起来也容易了。但是,如果你总是把大量时间花在小品上,拉协奏曲就会成为一个不可逾越的困难。一个典型的具有国际水准的 18 岁小提琴手,应该也学习过至少两到三首巴赫的无伴奏奏鸣曲、伊萨伊的奏鸣曲,和一些莫扎特、贝多芬、勃拉姆斯的奏鸣曲;塞萨弗兰克的作品和很多其他的协奏曲乐章,如圣桑的《引子与回旋随想曲》、瓦克斯曼的《卡门幻想曲》、帕格尼尼的《钟》以及西曼诺夫斯基的一些技巧性乐曲。




这些学习曲目的次序都是普遍公知的。在拉帕格尼尼 24 首随想曲前,维尼亚夫斯基的《现代学派》Op.10应该学过了。在学维尼亚夫斯基之前,至少学了一半的加维尼耶《随想曲》(我在给迪蕾看我这篇文章时,她说:“至少一半!”)在加维尼耶之前,要学完全部的顿特《练习曲》Op.35,这之前要学罗德的《24 首随想曲》,在学习罗德之前要学完所有的克莱采尔练习曲。我提到的这四十多部作品是亚洲、美国、东欧一些优秀的小提琴手最起码的专业背景,我想从中说明英国学生平均水平离这个训练体系有多大差距。也许有人质疑说,我提到的这些作品如果都练习了,就不能说是“最起码”。为了避免任何极端的嫌疑,我们就折中一下,把这些必学作品的数量减少一半。那么美国和前苏联的小提琴手就不会个个都有让人敬畏的技巧和丰富的演奏曲目了。




茱莉亚·费舍尔演奏帕格尼尼《第二十四首随想曲》





首先,让我们忘记要练习最难的协奏曲,再进一步我们砍去一半的小型技巧训练型协奏曲,将其数目减少到 10 首,我们把这仅存的 10 首曲子加上巴赫无伴奏奏鸣曲和技巧性小品,这些总共加起来只有 20 首曲目的内容作为一个降低标准的基础训练(要知道我们只接触了这些作品的皮毛)。不幸的是,即使这样,英国一般上学的孩子也难以达到这样的水平。一个 11 岁的孩子,在上音乐学院之前有 21 个学期(如果算上音乐学院的入学评估时间只剩 19 学期),所以即使这样一个“半套货”仍然需要每学期学习一个完整的作品。即使一半的曲目留待今后学习,并且我们剔除帕格尼尼的所有曲目,这些必学曲目仍然必须在前期的学期内每三周要完成一首。这个进度也是非常快的,而且要不间断地坚持 7 年。在这期间还要考虑到克莱采尔练习曲的复杂性,要达到最高标准,大多数学生都必须绝对掌握里面的技巧,而非仅仅是练过。







广州琴界弦乐器·曹氏提琴(中国)直营店

电话:020-66625380    手机/微信:18127810723  龙老师   18676831118 安老师

地址:广州番禺南村镇番禺大道北346号之一万利商业园B-403



来源:网络
写下你的评论吧